不知不觉中,小学毕业快要十年了(2008-2018)。前几个月,就有同学开始策划组织聚会。就这样把我的思绪拉回十年前的。

学校校门

看上面的图可以知道,学校的名字叫做——晓村小学。值得注意地是,晓村不是地名。根据一般的套路,这样取名都是有故事的。查阅百科可以看到下面的介绍:「晓村小学位于沿海的椒北平原,创办于1929年2月26日,当年,中共地下党员、著名教育家林迪生、地下党的外围组织—“乙丑读书社”社员陈鹤亭,留日学生陈诗斋,当地豪绅陈孔彰等发起创办了这所红色的学校。当年他们效法南京晓庄师范“教学做”合一的模式创办,故把把学校取名为晓村小学。随后,陈叔亮、徐明清等一大批地下党员相继来晓村任教,宣传马克思主义,传播革命真理,创造了晓村校歌,颁布了晓村校训,办学方向十分明确。大革命时期,他们以学校作为地下党活动场所,曾先后有十多位地下党员驻足晓村小学,从事革命活动并创造了许多惊天动地。可歌可泣的辉煌业绩,被誉为“荒原里的灯塔”,享誉椒江南北两岸。」所以,这是一所有革命传统的学校。目前来说,学校以及异址重建,和百度百科中的介绍还有关系的只有校名和校歌。

校歌

学校旧样

如果让我来评价的话,说到底是一所农村学校。记得我自己当时的时候,教育水平是很差的,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没有提高。当年的校舍也很朴素,但是前几年,也进行了现代化改造,总的来说比我们当年的条件不知道好到哪里去。

教室旧样

聚会定于大年初五举行,下午一点的时候我就差不多达到了学校。找到原来班级的时候,也有很多人在里面了,很多同学我们都十年没有见过了,却发现还能叫出他的名字。和各位老板聊到了3点左右,才开始活动。

学校新样

翻出下面的老照片,后面一排的左边罗伟迪大佬已经出国工作。中间的陈子翔同学没有来参加聚会,也不知道近况如何。右边就是我。前面一排左边的是陈凌超,右边是罗飞。见到他们,发现他们是越来越强壮。说起来,我还和陈哥一起演过小品。陈哥当时演的角色,用现在来说就是女装大佬。演完之后,我还听见当时有人说“原来这个是男的”。可见我陈哥功力深厚。罗哥是我同桌,被我坑过很多次。

WechatIMG26

教室里大概来了三十多位同学以及三位老师。在班长的提一下,我们首先进行了自我介绍,然后三位老师讲了一些话。

第一位是六年级那年教数学的郑必君老师。还记得当年最后一节数学课时,老师讲起自己的小学同学,很多人到那时候都没有再见过面了。谁知道,再次见到他也是十年后了。他又讲了自己的其他故事,82年高中毕业,高考失败之后,顶替老爸过来教书,很多同学进行高复,现在都当了官。自己由于有了工作,便没有继续去高考了,安心从事小学教育工作。当有同学和他联系举办同学会时,非常高兴,特地找出毕业时拍的照片。

第二位是教过我最多的数学陈平芬老师。最早是在二年级的时候,当时教我的数学老师怀孕了,然后她过来代课。之后一直到五年级时,她自己怀孕了,由其他老师代课,就再也没有教过我们了。陈老师回忆自己刚开始教书时,就像我们现在这么大。没有太多想法,只想着怎么把我们教好。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次找我上去写题目,写完之后,看见我最后算错了答案,说了一句“太粗心了,昨天的试卷也这样算错了”。不知道,当时如果改正了这个错误,现在会在哪里……

最后一位是四到六年的教授语文同时也是班主任的陈菊红老师。印象中,听写没有通过,我还抄过50遍的课后词组。

完成介绍之后,班长开始播放精心制作的十周年会议视频。视频播放的时候,点点停停,给我们介绍老照片中的每一个人。十年光阴,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。

教室新样

最后,在小雨中留下了一张合影。很可惜,许多同学由于种种原因,没有机会过来合影。也不知道剩下的时光。还可以留下多少张这样合影。

2018年照片

2008年毕业照

晚餐选在了一家海鲜餐厅,不过大家有些拘束,酒准备好了,都没有讲故事的人。反倒是吃完饭之后的抢红包调动了全场的气氛,微信群中出现的红包之后,伴随着激动和叹息,可惜我自己抢到了很多0分的红包。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最终我们散了。下次再赴十年之约。

在这次聚会之前,我看到了下面的两段话。

毕业十年的同学聚会,大概是最“丑陋”的同学会。此时,人生的分水岭已清晰可见。同学已完全褪去学生时代的单纯。每个人都变得居心叵测,面目狰狞。华丽的包厢里全是人生的演员,华丽的衣服里全是生活的褶皱。同学们言语之间未必是炫耀,但我们会以为他在炫耀;同学之间未必没真情,但我们已经扭曲了真情。因为人到中年,纯真已经退却,人生尚未悟透;危机四伏,刀光剑影。

毕业20年之后,去参加一下同学聚会,不是要你去攀比人生成就,也不是要你去利用同学资源,而是看看人生20年长跑之后,决胜千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,输掉人生长跑的东西又是什么?

显然,这两段话是对于大学毕业来说的。但让我下定决心去参加聚会的,正是这“看一下决胜千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?”十年间,很多人事业有成,很多人娶妻生子,还有一些像我这样还没有走出校园,如同新华字典中所说,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现在回想起来,小学真是无忧无虑,每天上课听讲,写作业,老师的有些教育方法很野蛮,但也学到了知识。放学后,和同学去附近采桑叶养蚕,去池塘边钓龙虾,周末一起玩游戏王。回忆是美好的,可人终究要去看看世界有多大。

IMG_0233